您好,欢迎您访问建筑师考试网。

建筑师考试网

首页 > 备考资料

备考资料

RCR 本土建筑的诗意丨面孔

发布时间:2020-11-22 11:46:47 备考资料
...

rcr建筑师事务所图片

rcr建筑事务所图片

2017年普利兹克奖得主拉斐尔·阿兰达(左)、卡莫·皮格姆(中)和拉蒙·比拉尔塔在他们的办公室里

“我们很喜欢谈论‘氛围’,希望做出让人们能够‘感受’到的建筑”

3月1日,拥有建筑界诺贝尔之称的普利兹克奖揭晓,三位西班牙建筑师拉斐尔·阿兰达、卡莫·皮格姆和拉蒙·比拉尔塔共享了该奖项,他们更像一个整体——以三个人名字首字母命名的RCR建筑事务所一直进行着极具本土精神的建筑学尝试,近三十年来,三个人共同运营着RCR,拉斐尔·阿兰达是设计的核心,比拉尔塔负责事务所的组织运营,皮格姆负责构建理论体系。拉蒙·比拉尔塔和卡莫·皮格姆后来成为夫妻。与其说普利兹克奖颁给这三个人,不如说颁给这间事务所。

1988年,三人从加泰罗尼亚理工大学巴莱建筑学院毕业,在蓬塔阿尔迪合作设计一座灯塔并获得西班牙公共工程和城市规划部主办的一场设计竞赛的大奖,下定决心做建筑。他们回到奥洛特镇,在这个西班牙东北部加泰罗尼亚地区只有三万人的小镇开办了RCR建筑事务所。在将近三十年的工作实践中,三位好友始终扎根在家乡,直到近几年才开始接国外的项目。

RCR建筑事务所开在一家老铸造厂,这里充满了火灾遗留的痕迹,墙皮因烟熏变黑,屋顶被火烧得龟裂,地面满是烟尘,旧熔炉散发的气息在废弃后的日子里经久不息。三位建筑师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在此办公,工业时代的遗迹与现代建筑材料之间的奇妙反应构筑了新的生命力。

“本土”是此次普利兹克奖更为看重的点,评审辞中指出:在当今这个时代,有一个全世界都在问的重要问题,不只关乎建筑,也关乎法律、政治和政府。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国际影响、商业贸易、探讨商议、交易事务等等,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担心,正是由于这种国际化的影响力,我们将逐渐失去本土价值观、本土艺术和本土风俗。人们为此忧心,甚至感到恐惧。

RCR事务所的建筑正是本土与国际化的融合,如同普利兹克奖评委会在评语中讲到的:他们的作品充满敬仰与诗意,不仅满足了人们对建筑的传统需求,以期协调自然与空间之美、兼顾功能与工艺,但真正令其脱颖而出的,是他们创造兼具本土精神与国际特色的建筑和场所的这种能力。

在三个人看来,RCR的作品总是尝试与地貌景观充分融合。建筑物的选址、材料的选择和几何造型的使用,总是旨在突出自然环境并将其引入建筑内部。“我们很喜欢谈论‘氛围’,希望做出让人们能够‘感受’到的建筑。通过实际的空间和材料传递出本真的‘美’。”三人接受采访时称。

2010年竣工的多佩蒂特孔德幼儿园正是一个范例。学校仅有一层,以开阔庭院为中心,教室、睡觉区域、多功能厅围绕而建,采光井提供了自然光。从外形看,这是一个近似长方形的规矩建筑,大小和色彩不一的树脂管构成一道矩形彩虹。有些管子甚至可以旋转,供小孩玩耍。落地玻璃包围大部分路面,透过树脂玻璃管子的隔断,在教室能看到庭院和远处群山。幼儿园甚至连走廊都没有,也没有黑暗的角落,每个房间都能看到户外,彩色树脂管还能充当保护栏杆。

谈及这座建筑,他们认为:“我们爱孩子和他们的世界。他们的玩具、多彩的盒子、他们抬头望向大人的目光。每一个地方都有它们自己独特的魔法,那是一种伟大的力量,刺激你去发掘埋藏在里面的潜在宝藏。但无论如何,最终结果都取决于你究竟关注什么。”

“三位建筑师的合作创造出了一种带有诗意、立场坚定的建筑语言,呈现出一件既尊重伟大的过去又让人清晰看到现在和未来的永恒性作品。”评委会主席Glenn Murcutt评价道。

文 邓武迪

编辑 孙凌宇 rwzkzx@126.com

自然景观与人文建筑有机融合,从而创造出与时空紧密联结的建筑物。

Landscape and architecture are united to create buildings that are intimately connected to place and time.

拉斐尔阿兰达(1961)、卡莫皮格姆(1962)和拉蒙比拉尔塔(1960)于1987年毕业于加泰罗尼亚理工大学-巴莱建筑学院(简称ETSAV),并于次年在他们的家乡西班牙赫罗纳省奥洛特镇,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RCR 建筑事务所。拉斐尔阿兰达、卡莫皮格姆和拉蒙比拉尔塔于2017年共同荣获普利兹克建筑奖,该奖项由凯悦基金会赞助,是国际上公认的建筑界最高荣誉。

通过创造性地广泛运用包括再生金属和塑料在内的现代材料,三位秉持本土精神的建筑师唤起普遍共鸣。他们证明了材料的结合可以为建筑物带来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感与简洁度,2017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审团主席格伦马库特

他们将早期的成功归功于1988年由西班牙公共工程和城市规划部主办的一场设计竞赛,借助对建筑类型学本质的深入思考,他们在蓬塔阿尔迪设计的一座灯塔最终胜出勇夺头奖,在他们此后的所有作品中,这种基本思考模式都始终贯彻其中。

这一成就促使他们探索出自己独特的建筑思想,根据熟知建筑区位和自身的敏锐洞察,从而赢得更多设计合同,其中大多数来自加泰罗尼亚地区。近期,他们揽获更多国际赞誉并开始走出西班牙,在其他欧洲国家开发项目。

吴诗源

北京时间 3 月 1 日晚上 11 点,一年一度的普利兹克奖公布 2017 年的获奖者,来自西班牙的建筑设计师拉斐尔·阿兰达(Rafael Aranda)、卡莫·皮格姆(Carmen Pigem)和拉蒙·比拉尔塔(Ramon Vilalta)共同获得了这一奖项,这是在 2010 年 SANAA 的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和西泽立卫(Ryue Nishizawa)共享以后,普利兹克建筑奖第二次把奖项授予一个团体。

每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都并不会有获奖热门之类的话题,这让每次的颁奖结果都很难预料,也没有获奖热门一说。今年的三位建筑师也并不是传统意义上非常活跃的人物——虽然作品很多,但三位建筑师从 1988 年一起在家乡——西班牙东北部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奥洛特镇创办的 RCR 建筑事务所(三位建筑师的名字首字母组合)至今,长达 30 年的时间他们都在这里完成了工作。

而这样的工作环节和工作方式让 RCR 的作品同时具备了本土化的思考和国际化的创新——这也是这次普利兹克建筑奖颁出的理由,普利兹克和评审团主席格伦·马库特(Glenn Murcutt)在接受采访时都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对过去的高度尊重,对现在和未来给出清晰的体现和思考”,它们“把每座建筑和特定的环境以及创造性的材料紧密结合,带来诗意的建筑,并且毫不妥协”。

其实这样的风格从 RCR 的办公空间也能明显感受到,这是一个上世纪初建成的旧铸造厂,三位建筑师改建成了办公室并于 2007 年投入使用,三个人虽然分工不同,但在图书馆式的书架墙下,三个人的办公桌凑在一起,相互独立又密切联系,也方便三个人长时间的交流。三位建筑师把这里称为 Barberí 实验室(Laboratorio Barberí),并且为这里保留了原建筑大量的细节和布局,同时空间也足够灵活可变。

RCR 实际上属于高产的建筑设计团队,以西班牙、法国等地为中心,在全世界都留下了作品。建于 2011 年的 Les Cols 餐厅完全和当地环境融为一体——你可以理解为三位建筑师在自己公司附近做了一间吃饭的地方——墙壁由火山岩建造,屋顶是透明的聚合材质,家具大多也是透明塑料,在当中用餐,让人似乎感受不到“餐厅”本身的存在。而同样在奥洛特的 Tossols-Basil 运动场也是 RCR 的作品,清爽的跑道也做成了绿色,并且在树木当中若隐若现,没有传统的看台,也更多的结构也隐藏在绿色当中。

位于法国南部城市罗德兹(Rodez)、2014 年建成、献给法国艺术家的皮埃尔·苏拉吉(Pierre Soulages)的苏拉吉博物馆由一系列立方体组成,一方面它们相互之间包括建筑内外都有着奇妙的和谐,另一方面,这也致敬了艺术家本人作品当中的黑色色块。而 RCR 最为著名的作品之一西班牙帕拉莫斯镇的贝尔略克酿酒厂(2007 年),重要看点——酒窖部分都在地下,通过回收钢材隔出的不同空间和间隙,把光线、雨水和空气等引入到地下,为藏酒创造最佳的条件,同时也有了让人难忘的视觉效果。而外部来看,整体建筑本身也和环境融合,甚至融合到让人很难发现当中大有文章。

从今年的奖项公布以来,“回归设计本身”是业界对于 RCR 三位建筑师获奖最主要的观点和评价。2014 年的日本建筑设计师坂茂和 2016 年智利的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更多以设计应对挑战,作品在解决问题之外还带有更多对抗与表达态度的社会性意义;2015 年普利兹克建筑奖作为了对当时刚离世的德国建筑师弗雷·奥托的敬意。相比之下,今年的三位建筑师没有那么“外露”的履历,作品低调且美好,在不少人看来,今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没有掺杂太多设计之外的东西,更加的纯粹。

相关信息:今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颁奖典礼将于 5 月 20 日在东京的迎宾馆赤坂离宫举行。

标签: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