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建筑师考试网。

建筑师考试网

首页 > 考试动态

考试动态

对建筑师齐康的评价_建筑师齐康_平民建筑师齐康

发布时间:2020-09-20 22:20:04 考试动态
...

1949年,十八岁的齐康考入南京大学工学院建筑系,师从于我国著名的建筑大师杨廷宝。至今齐康从事建筑设计已经五十五年,在他的笔下共诞生了近两百座风格各异的作品。其中他设计的武夷山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等作品,曾获得国家建筑设计金质奖并成为我国八十年代十大建筑艺术作品第二、三名,我们无法一一列举他曾获得的奖项,因为他的作品获奖之多,在中国建筑界是首屈一指。于是1990年齐康被评选为“中国建筑设计大师”,十年后的2000年他又荣获全国首届“梁思成建筑奖”,并排名首位。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已经功成名就的建筑设计师,跟我们接着聊起的却是他曾犯过的错误。

[访谈]

齐康:做成功的作品,当然人家会夸奖你,但是我经常是,做成功我就看我自己有什么缺点。应当说我在工作中间也犯过不少的错误。

记者:是什么样的错误呢?

齐康:就是说这个错误后来看起来,如果说用另一个思维,或者说另一个做法比现在好一点,会有这种情况吧。

记者:有没有做完以后,自己很不愿意看它。

齐康:有的,比如说雨花台纪念碑的碑头,正面看没有意见,侧面看也没有意见,就是45度斜着看的时候,人家说像花脖子,就是花盆倒过来摆。

记者:你是不是永远不愿意到那个角度去看?

齐康:不,每次看的时候,我当时不这样想就好了。所以一个人在成功的时候,也要警惕自己,我曾经写了一篇散文,光环与套环,光环就是头上的,有亮点吧,发光了,和套环。套环什么意思呢?有的人就拼命捧啊,说你怎么好怎么好,就像乌鸦和狐狸的故事一样,乌鸦嘴上含了一块肉,其实长得不好看,狐狸说你多么美,多么美。

主持人:乌鸦然后说真的吗?

齐康:真的吗?就把它肉掉下来了,狐狸就偷跑掉了。所以一个人在成功的时候,也要警惕自己,所以你问我说哪一个作品是最好的,最喜欢的,我其实不是谦虚,我觉得如果有条件的话,我还可以再往上面走。

[解说]

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是齐康的成名之作,但是他基本上走的还是传统的设计路线。而在随后建成的福建武夷山庄中,他大胆地从传统中传承出新,把福建地区的乡土建筑融入时代的气息,探索出了一条新的地方主义风格,使福建武夷山成为全国风景建筑中第一个乡土建筑时代化的作品。

[访谈]

齐康:我记得火车快到福州的时候,看到了闽江的水的溪流、沙滩、树木,特别是民居,非常向往,都有那种心情就是跳出火车窗子能够到当地去看一看。当时选址已经定了,就摆在它那个主要的山峰底下,所以杨老提出来,宜散不宜聚,宜低不宜高。

记者:不希望对这个环境造成影响。

齐康:所以建筑师非常重要一点,要尊重一方土地,尊重一方水。再在这个一方水的基础上,体验了,感受了做出自己的作品来。

主持人:建筑师一定要尊重当地的,应当说是本土的文化,本土居住的习惯。

所以这里头我们做了一些民居的调查,我记得爬到梯子上去量斗拱的榫头,不到四厘米,高二十厘米。古代的工匠已经做得非常科学了。

记者:实际上你们并不是我想在武夷山做些什么,而是你发现武夷山这个地方,应该有什么东西,传统上这个地方的建筑是做成什么样的,您是带着这样一种思路去做这种调查的。

齐康:是,还要了解它的历史。因为老师要我们做出来的有地方的地区的特点,这点是他讲的,当时我们有四五的人去了,我就带着大家做,我们做的时候当时非常艰苦,在这个山里头,那个虫子晚上身上爬的都是虫子,我们一面唱着歌,一面在画图,就探索出武夷山的一些风格。现在我们几个老人前些日子在武夷山聚了一下,这个建筑二十年了,又在那时里聚了一次。

记者:这次聚会的时候再回头看你们的作品是什么感受?

齐康:什么感受,我总觉得我们当时做的比例、色彩比较朴实,接近民风,有一种亲和感。

[解说]

在风格的探求中,他们吸取了平缓飘逸的福建民居风格,将建筑、人文、自然相结合,使武夷山风景区的建筑既有自然野趣,又有当地建筑文化传承。

[访谈]

记者:实际上这个工程体现了,就是有一句话,叫做建筑都要看到它像是这个环境里长出来的。

齐康:对。

记者:实际上就是为了跟环境真正的协调一体。

齐康:我经常讲,时此地此情,彼时彼地彼情。

记者:是不一样的。

齐康:是不一样的,有一次香港大学做报告,结果香港的一位教授就提出来,希望把你的作品有一种模式,让大家知道,我说不希望人家知道,希望大家认识这样一个环境里头长出这个建筑出来。这是我自己要企求的一种想法。

记者:您是希望我们的建筑能够跟我们自己的文化自己的社会环境能够有更多的和谐?

齐康:是的。人们总是希望在一个和谐的社会里生长,平和地生长。

[解说]

在齐康已经参与设计的近两百座建筑里,其中有一件作品他竟前后花了二十年的时间,这也是他最广为人知的作品,因为曾有六百多万人参观过,这就是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齐康曾在一本书里回忆说:1984年秋,当我来到工地时,挖掘出的堆堆白骨刺得我眼睛发痛。儿时的回忆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日军先后占领北平、天津既而又转向南方并侵占了上海。南京沦陷在即,人民四处逃难。那一年刚刚六岁的齐康也混杂在逃难的人群中,随母亲逃往祖籍浙江省的天台。

[访谈]

齐康:我们小的时候逃难,我现在的脚踝头上还有疤,就是跑到田埂里头,半夜里头就逃。我就逃到外地去了,先是乡里头,后来逃到浙江天台,日本人每年的春天吧,都要对小小的县城进行轰炸。我们小的时候六点钟上课,八点钟放学,避开轰炸的时间。有一次日本人提前轰炸了,我就没地方逃,就逃到家里头祖宗牌位佛龛的底下。轰炸的时候,我哥哥的一个老师他没有逃,大家回来的时候,发现地下都是血迹,他被弹片打死了。

[解说]

在齐康逃出后,南京城里那场震惊世界的血腥大屠杀,使30万人变成了累累白骨。齐康的父亲是工程师,南京沦陷后,他冒着生命危险留守在南京,在国际红十字会的组织下到街头收集难民。三年后,齐康为了与父亲会合,他登上了一条由浙江返回南京的日本轮船。

[访谈]

齐康:在船上,亲眼看到过日本兵用皮鞭子抽我们的同胞,有一个中年妇女吧,我们在船舱上看到这个身上抽皮鞭的这一条,抽得非常得狠,里面就是红肿,我到现在也想不起来,一个皮鞭能把汗衫打破。

齐康:下船的时候,我跟我哥哥两个人,我才十岁吧,他比我大四岁,我们把小的铺盖一个一个往下扔,扔了以后,找接我们的父亲,看到父亲我们两个还喊,爸爸爸爸,同时也听到日本的皮鞭的声音也是啪啪这种声音,所以对日本人有一种深深的一种痛恨。

[解说]

当他回首四十多年前的这个耻辱的日子,遥想那些惨痛的杀戮事件,这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痛恨变得更为强烈,同时也更触发了齐康进行艺术创作的激情。

[访谈]

齐康:第一反应就是表现当时的时代、当时的情景、当时的环境,以及中国人民的痛苦,所以后来有母亲像,那是我把它定下来的,母亲像在寻找自己的亲人。这些事情活生生的,经过了那个历史阶段,就不能遗忘,所以就有这种感情。

记者:有这种情感在里头。

齐康:另一方面,我研究过二次二战以后纪念馆表现的手段,也抄过不少图,那么我就很快的这个地方做起来了。

[解说]

那时纪念碑的设计,一般使用的是传统的雄伟、对称的手法,但在大屠杀纪念馆的设计上他却调动一切手段来营造这个纪念场的氛围,以生与死的强烈对比来控诉侵华日军的暴行。

[访谈]

记者:我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我第一次去南京大屠杀纪念有三个给我印象特别深。

齐康:当时市委书记叫张耀华,我记得他在医院的时候,突然打个电话给我,他说齐康同志,有没有可能在这个场景上用红颜色,鲜血的颜色,刷上30万,他这个提议引起我的注意了,所以我就用建筑的语言刻上中文、日文和英文,所以也是得到他的一个启示吧,因为场地上不可能用血红的颜色写字,所以我就把它刻在墙上吧。

[解说]

而当人们走进如同墓穴的陈列馆,那一幅幅地狱般的画面让人震撼,仿佛能感觉有嘶裂人心的哭声在空间和时间中不断地回荡。

从1984年到2002年总共三期纪念馆的设计费,齐康是分文未取,他认为这是自己的义务。而当我们在纪念馆拍摄时,也遇到了一位义务为这里服务的讲解人,他已年近七十,是一名南京大屠杀中的幸存者。

幸存者:想掉泪,看到她就像我母校一样,就想起我的母亲在1937年是怎么想被日本人杀害的,馆里的领导也很照顾我,让我少讲,因为像我们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

[解说]

一个多月前,那个被日军刺了三十六刀的幸存者李秀英刚刚去世,仅仅两年,他们当中留下的脚印的已经永远地走了六十多位,虽然见证者们是越来越少了,但是有一个见证将以它的方式永远地留在我们身边。

[字幕]纪念地的长明灯点燃了。死难者安息吧!齐康

[解说]

大雪过后,南京城清晰地出现我们眼前,这座纪录了苦难和书写着灿烂文化的城市已在废墟中站立了起来。在这个传统与现代建筑交相辉映的都市里,也常常能发现齐康的手笔。今天齐康就要带我们去看他一个最新建成的作品。让我们惊讶的是,这座古生物博物馆造型竟然十分的现代和新奇。

[访谈]

记者:您为什么在这个建筑里面把这个古典和传统的东西基本上放在一边,而用一种全新的比较现代的思维来设计呢?

齐康:因为我不想抄袭。

[解说]

在设计之初齐康处于两难的境地,因为在古生物博物馆的左边是老师杨廷宝三十年代设计的作品。在右边南京著名的鸡鸣寺也与博物馆比肩相望。到底走老师的传统路线,还是走更为复古的寺庙路线,当时齐康难以决断,但最后他还是走出了既出新又和谐的道路。

[访谈]

记者:他们有没有说不相信这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建筑设计师设计出来的?

齐康:那我以后设计的比这还要时尚呢!

记者:还要时尚?

[解说]

最新的消息也已传来,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第四期工程即将开工建设,但齐康说很遗憾,他将不再接手已经在他生命中延续了二十多年的大屠杀纪念馆的设计工作,因为这一期是改用了投标的形式。

[访谈]

主持人:您为什么不参加招标呢?

齐康:不招标,我的研究所小啊,没有那么多力量,有去计算机画漂亮的透视图啊。

主持人:我觉得不应该是这个原因。

齐康:是这个原因啊。为什么呢?不投标比较能够反映自己的一些个性。一投标就要受到,有一些时候有些不公正的,我自己评标也有好多次,常常是地方评标的人员多,外地的人少,他的票数一投,你还是少数。领导喜欢是一个标,专家们又是一个标,常常是专家们的标用不上,领导人的标呢,它却用上了。

主持人:所以您不愿意参加投标,实际上是并不愿意放弃自己在建筑设计,和建筑艺术上的追求。

齐康:追求,是的。

主持人:我记得您曾经说过,您其实更想做一个画家,

齐康:是的。这是不是也是您想做画家的一个原因?

齐康:是的,现在到老了,建筑从我的思想来讲,当然建筑是非常复杂的一个东西,但是我觉得它的艺术性啊,它房子是由结构、技术、设备来共同体现一个建筑的现代化,那么画画,我一个人画,你要看就看,不爱看就撕掉了,不看也可以的。

主持人:所以可能更符合您的性格?

齐康:是的。特别是我们国家来讲,建筑师地位不是很高。也有的同事说建筑师就像理发师一样的,当然理发师也很重要啊。但是有好几次,比如说大屠杀纪念馆建成的时候,那么省市领导都来了,我站在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

主持人:您这个设计师站在最后一排?

齐康:最后一排,最后一个。好几个工程都是这样的。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实际上,您渴望成为一个艺术家,但是建筑师并不是一个艺术家。

齐康:但是建筑师完全是艺术家也不可能。

主持人:做不到。

齐康:不可能的,因为建筑师是工程技术和艺术的一种结合,但是它牵扯到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甚至于心理学,地理学等等的研究。但是你要在一个历史阶段、一个社会,一个地区盖什么样的东西。所以规划局也批过去了,但是在他的手下不知道批了多少可盖不可看的东西。所以这些里头,我总觉得没有比提高全民的建筑意识观更重要的事儿了,如果老百姓水平都提高了,就像我们皖南民居,老百姓都能自己盖嘛,盖得比你建筑师还好呢。

主持人:那时候您觉得建筑师的日子就好过了?

齐康:好过了。现在我们正是非常艰苦啊,非常艰苦。要坚持自己的观点,又要融合进去,又要能够得到领导的认可,但是我感到,#应当勇敢地面临挑战。迎着风浪上,这才是一个平民建筑师的任务。

[结束语]

齐康非常喜欢别人称他为“平民建筑师”。无论是他设计的高楼大厦、园林小景还是各种各样的纪念碑、纪念馆,他都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走进去,去领会、去感受,他通过这些建筑表达出来的对生活的那种独特的理解,在他看来建筑的最大意义,也正在于此。

分享:

建筑师齐康图片

喜欢

0

平民建筑师齐康图片

赠金笔

本报讯 (记者 骆耀明) “徐州2000多年前建造的汉墓,从测绘学、建筑学上反映了当时我国在建筑设计、施工上的高超水平”、“徐州是很大气的地方,是历史文化交汇的地方,也是我国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有着深厚的文化建筑和文化底蕴”、“徐州是全国应用建筑新技术、新材料比较好的城市”……

昨天上午,由中国建筑文化研究会主办,《建筑与文化》杂志社承办,中国建筑文化研究会支持的“2008论道徐州——城市文化与楼宇经济”高峰论坛在我市召开。建筑大师齐康对徐州城市文化与建筑进行了精彩点评,同时就地域文化与建筑设计的传承与创新、传统居住文化精髓与现代生活的吸纳和发展进行了深度剖析。

齐康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法国建筑科学院院士。他认为,建筑的设计上要学会传承和转化,传承就是要对历史文化的发扬,转化就是要对外来文化的吸收。另外,城市的发展应该实行两手抓,一是发展,二是控制。“徐州是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城市,因此城市在发展的同时要懂得控制。”齐康认为,在做一个关于城市的重大决策时,一定要调查研究,要把城市的经济、社会、文化等方方面面的因素考虑在内,这样的决策才能避免走弯路。

在昨天的高峰论坛上,中国建筑文化研究会名誉主任、原文化部部长刘忠德,东南大学建设与房地产系主任李启明,中国美术学院现代设计研究所副所长俞坚也分别就“保护城市文化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江苏房地产市场剖析与发展展望”、“城市文化之楼宇经济的兴起与益处”等进行了主题发言。

《建筑与文化》杂志编委会 名誉主任中国建筑文化研究会 名誉会长中国科学院 院士东南大学 教授 博士生导师 均衡是任何观赏对象中都有的现象,好的优秀建筑作品,必然要使人们视觉集中,像钟摆左右摆动的稳定,使人有一种集中而欢快的感受。 在建筑设计中,由于功能使用和地形等原因,有一个对称和不对称的均衡问题。我们知道由于地球引力的关系,地球一切物体,山川、城镇、建筑都是稳定的,但实际上有差异。譬如人体大致上是对称的,实际观察是有微差,有的人脸一边肥大一点,加上头发不对称梳分,使得差别更明显。在内部更是如此,心脏、肠胃都有偏移,世界上绝对对称的建筑群是不可能的。 北京故宫貌似对称,天安门、端门、太和门、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在轴线上,而南边的轴线上,毛主席纪念堂、前门、正阳门,这是相对称的,但两侧的建筑则不对称。我们讲究对称的平衡,实际总体上是不平衡的,北京的天坛祈年殿、皇穹宇是对称的,但有着不平衡的入口,好像一根扁担挑起两个对称的建筑。我们最近设计一个纪念塔,整个地形呈斜坡状况,所以做了两个方案,一是对称的,一是不对称的平衡,可见绝对对称是很难的。 我们许多建筑受地形和内容的影响都是不对称的。南京前中国科学院院址建筑,其大门是对称的门房,大楼也是对称,可建筑内设了个礼堂,却是不对称的。 均衡是任何观赏对象中都有的现象,好的优秀建筑作品,必然要使人们视觉集中,像钟摆左右摆动的稳定,使人有一种集中而欢快的感受。 在建筑物设计中均衡是很重要的特征。最重要的均衡是对称,正如前面所述并作出的设计,这种设计使视觉上、心理上有一种安定之感。轴是对称线,建筑设计中或凸出中间部位,或为挑出的雨棚,这样人们自然地向心。法国巴黎的圣心教堂是一种对称正面的典型。美国华盛顿国会大厅、北京人民大会堂都是凸出中间的手法。但是这种过长的连接,又会使人们感到一种混乱之感,这种混乱是两侧的建筑的重复性。当然在两侧延长也未尝不可,但要变形仍然凸出中央,仍可作为好的例子,我们需要一种形式上的变形。在一个相对独立的建筑中要正面、侧面都是均衡的,再求得整体的平衡,可以讲近处的建筑作为近景,来平衡那主建筑。 我们再来探索不对称的均衡,这好比一种传统上秤,就是平衡点仍在称的垂直线上。我们不是全靠里面,也不全信模型,最重要的是靠建筑师的三度空间的想象力,也就是一开始我们提到的空间思维,长期的锻炼中他能描摹他所思。我们在建筑基地上所考虑到建成后的景象,使之美丽如画。好的均衡空间,不论对称,抑或不对称,都能在它内部空间中反映出来,所以具体设计时十分关注入口,因为入口是视觉程序的引导。

标签: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