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建筑师考试网。

建筑师考试网

首页 > 考试动态

考试动态

对建筑师盖里的评论_建筑师弗兰克盖里_建筑师盖里

发布时间:2020-09-20 22:21:04 考试动态
...

知名建筑师弗兰克·盖里的设计常被人用大胆、奇特、张扬、解构主义这样的词来形容。他设计的建筑总是风格很鲜明,拥有一反常规的外观和强烈视觉冲击力。这从他设计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沃特·迪士尼音乐厅、Vitra 家具博物馆等经典作品中都能很明显地体现出来。

弗兰克·盖里设计的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the Fondation Louis Vuitton)也是一个好例子,它就像是一艘由 12 个帆状结构组成的玻璃帆船,表现力很具艺术感。这座建筑于 2014 年 10 月正式向公众开放。不少人猜测,这或许是盖里晚年最重要的作品。

如果你对弗兰克·盖里和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感兴趣的话,这里有一本与之相关的书《Frank Gehry - La fondation Louis Vuitton》。或许就算没看到书名,也没有了解过任何背景信息,你都能一眼看到就猜出它要讲什么内容。这本书的立体感很强,整体设计正呼应了盖里本人强烈的个人设计风格。

这本书由常做平面设计的巴黎设计工作室Prototype设计。它的包装盒和封面模拟了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建筑的样子。厚而透明的塑料外壳拥有不平整的表面,它的造型仿佛是基金会外立面那些玻璃风帆,在变幻的天空下光影效果颇为特别;同时,它也让人想起弗兰克·盖里建筑中那些有生命力的建筑体块。透明塑料壳里,书的蓝色封面泛着光泽,看起来挺美。

翻开书,呈现在眼前的则是相对比较克制的排版,用漂亮的模板印刷出来。这本书内容包括超过 350 张关于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的摄影作品,以及相关的草图和地图,覆盖到项目的每一个阶段,逐步展现这个项目是怎样设计、建造出来的。此外,书中还有建筑批评家和艺术史研究者撰写的论文,对弗兰克·盖里的建筑进行了详细分析。

《Frank Gehry - La fondation Louis Vuitton》的编辑是法国知名建筑评论家、蓬皮杜艺术中心的副馆长 Frédéric Migayrou,正是他设计策划了路易威登基金会开放时的第一个展览,一个关于这个项目和弗兰克·盖里作品的建筑展。这个展览于 2015 年 6 月还来到北京,反响很好。我们此前也曾对北京的展览做过详细报道(点击回顾)。

弗兰克·盖里说,对于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的成功设计,出现了反对意见,这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对建筑来说,有表现力的形式仍然是很重要的。

Guggenheim)的创造者,盖里的这个有尖角的闪闪发光的东西,无论放在哪个城市都将是一个杰出的作品。

盖里的形象出现杂志上和电影里。他再次成了一种理想的缩影——但对他自己的观念——建筑天才在于令人惊叹的形象创造——没有过多地涉及。

这就出现了不可避免的反应。标志性建筑被看做是奢侈的、浪费的、不可持续的。并且,更糟糕的是,一些考虑财务成本的人认为,盖里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是一种华而不实的装饰品。它似乎通过仅提供令人眼花缭乱的外观,巧妙地欺骗了公众。

icon)成为全球性公司。有人开始出售印有“去你的盖里”字样(Fuck Frank Gehry)的短袖汗衫。

Symphony)项目。这是在迈阿密的一个表演和排练场地。在纽约下曼哈顿云杉街,他完成了他的第一幢摩天楼。

Memorial),引起了这位已故总统的亲属的愤怒。他们不喜欢盖里的把艾森豪威尔表现为一个来自堪萨斯州的“赤脚小子”,认为应当表现艾森豪威尔成功后的光辉形象。

82岁的盖里说:“这件事的反应很强烈。一些人认为我和每一个有这种倾向和看法的建筑师,是‘自以为是’和‘讨厌的’······他们的看法是,纪念碑的设计方案缺乏社会责任感和可持续性。设计方案的弯曲的墙和一些特别的处理,是有问题的,并且有一种回到平淡的趋势。

Eliasson) 和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

他没有把艺术家的这种作用看作一个问题。他希望在进行一些项目时,建筑师与艺术家是一种合作关系。但建筑师不应去参与他们被告之不应参与的项目。

盖里的其他辩护要点包括,在设计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之前,他的建筑不是“钛合金的纪念碑”,而是使用的很一般的材料——例如胶合板和经常用于他的家乡洛杉矶的围栏材料。盖里的许多作品是朴实的,并且关注被低估和被忽视的东西。他不希望他的公司突然进入许多城市,并且向它们倾销“杰作”,但相信他的作品适合它们所处的位置。

theatre)的特色主要是内部,以及“演员和观众之间的互动”。这是“可触及的”和“不可思议的”。这个剧院的另一个特色是,它的3个观众席是分离的,又是有联系的。

剧院贴近一般观众是“签名剧院”公司目标之一。盖里设计的这个剧院不是豪华型的,它的最高票价为25美元。

他也质疑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与艺术敌对的说法。这也与该博物馆的辉煌是其他的作品的基础有关。

我赞成盖里的辩护。他在某种程度上,是其他的人所谓的“偶像”,而不是一个守规则的建筑师。他关心更多的是怎样建造建筑的空间和形式。

例如,他讨论建筑物的“角”的问题——如果你有一个“开放的墙角”的,超过其他建筑物,它就是吸引人的。因为它处理表面有更多的自由。

另一方面,那样的角削弱了建筑物的形式,并且使它看起来更像一种舞台布景。这是盖里的一种设计手法。我想起他试图创造的某种舞台布景。那样的谈话对建筑实践是基本的东西。有许多知名建筑师不可能进行这样的谈话。

as Designing)比较满意。因为这本书谈到了他的设计工作,谈到了他的反复实验的理念,作为其他产业的模式。

盖里每年用一个月的时间与普林斯顿大学的微生物系共同工作,打算证实他的研究方法能否改进在癌症方面的研究。他说:“在30年的时间里,一些大的研究机构用了大的财力、物力研究如何对付癌症,但收效甚微。”这是一个私人的问题。因为盖里的女儿死于癌症,他打算在他的余生中继续做癌症方面的研究。

不可否认的是,盖里的设计风格和名声被作为一种商标来开发。由盖里设计的曼哈顿云杉街住宅楼,就打着“盖里为纽约设计的建筑物”的招牌推销,使城市和建筑师都成了一种商业品牌。

我对他为阿布扎比的萨迪亚特岛设计的古根海姆博物馆产生了怀疑。

这个博物馆的规模将是毕尔巴鄂馆的两倍。在这个地方建博物馆,除了有钱和有空间,其他没有明显的理由。在西班牙的巴斯克地区,毕尔巴鄂博物馆与城市环境是和谐的,而阿布扎比的这个巨大的新博物馆建设在人口稀少的地方,风险是显而易见的。

也许,盖里会抵制更多的与“地标性建筑”有关的“签名和品牌活动”,而他远非是最坏的犯忌者。但这也不是说他的建筑仅仅是以形状取胜,没有考虑内部和外部的问题。

盖里坚持这样的理念:建筑是一种关于联系的事物,正如“签名剧院”的演员和观众之间的联系;设计建筑的人和使用建筑的人的联系。

标签: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